昊图食品网

贝拉米掀底牌 披露中国奶粉业务是与非

2017-01-12     917


知名婴儿配方奶粉公司贝拉米澳大利亚公司(Bellamy,ASX:BAL)于周三宣告复牌,向市场进行业务形势更新。笼罩在业绩疲软,高管失信,市值暴跌等阴云之下的贝拉米最终向市场交出怎样的答卷?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面对市场种种不利猜测,上个月12日,贝拉米宣布停牌,并于21日申请股票继续停牌,以与主要供应商及制造商进行商谈,确定中国市场销售疲软给业绩带来的影响,及公司最新财务状况。 贝拉米周三向市场确认,婴儿配方奶粉需求不及预期,给公司收入与盈利水平带来影响,造成库存累积,原材料过剩,供应商货款短少。“作为应对,公司决定修改与恒天然的关键供应合同,实施减产,并加强库存管理。董事会同时启动成本管理计划,将全面减少不必要支出”。 12月初贝拉米向市场宣告,由于中国进口监管法规调整,婴儿配方奶粉产品出现积压,“双十一”销售额也不理想,当前财年销售额预期将最高削减40%。消息引致投资者蜂拥踩踏,上市公司市值蒸发超6亿澳元。 当时即有市场人士指出,2016财年贝拉米产品库存近乎翻番,一方面是因为新增了加工合作方恒天然,要提高原料库存,另一方面为支持销售额增长,成品库存也在上升。目前2017财年过半,情况又如何? 销售额目标下调
市场份额缩减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鉴于最新评估结果,贝拉米决定调整业绩预期为,截至2016年12月31日半年内销售额预计在1.15-1.2亿澳元之间,2017财年(截至今年6月底)营业额预计在2.2-2.4亿澳元。这反映出,“公司贸易客户库存水平偏高”的状况。 去年10月盈利预警之前,市场分析师曾预计贝拉米2017财年收入可增长45%至3.76亿澳元。巨大的差距背后是变幻的市场形势。 首先是渠道调整引起的市场份额变化。在澳大利亚,2016财年贝拉米调整向中国的产品入市渠道,加强向中国分销商的直接销售,而非间接通过澳洲零售商。“这种渠道转变造成贝拉米在(澳洲)婴儿配方奶粉市场份额的下降”,但下半年情况已趋稳定。 在中国,贝拉米称,在电商平台阿里巴巴上的销量保持稳定,2016年逐步增长。不过,“由于分销商与零售商库存升高,2016下半年销售额有所下降。” 库存升高与市场整体性的供需失衡有关。澳华财经在线先前报道,为贝拉米代工的乳品加工商百嘉奶酪表示,中国监管政策变化、全球的供应方都在应对需求做调整,中国奶粉市场出现外国品牌大幅折价出售,以及婴儿配方奶粉短期供过于求的迹象。 库存激增
减产带来额外负担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由于销售额疲软而供应链条冗长,贝拉米估计截至去年底库存额约为1.05-1.1亿澳元,其中成品占比约75%。相比之下,2016前半年其库存为6500万澳元。 考虑到自有及市场库存较高,贝拉米称公司将专注于减产。另外,婴儿配方奶粉保质期较长,意味着通过有效管理库存,可避免带来减计损失。 贝拉米产品为分包制造,捆绑有最低加工量要求。根据与恒天然及其它制造方的合约安排,不能达到最低量值的情况下,需要补足付款。经过艰难协商,公司与恒天然重新调整供应安排,处于谈判弱势的贝拉米将须以资产为抵押。 根据公告,双方基于长期战略合作关系,同意修改五年期制造合同为八年,进一步分摊最低加工量。“前提条件是,恒天然将就公司及指定分支资产进行二级质押。”目前恒天然为贝拉米代工三款婴儿配方奶粉产品中的一款。 至于对其它制造方的付足缴款,贝拉米预计,未来两年内的数额在每年1100-1300万澳元之间,具体取决于销售额增长及产量需求。 盈利水平下降
利润率收窄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贝拉米预估,2017前半财年毛利润率约39-40%,到下半财年降到32-34%。全年毛利润率35-38%。2017前半财年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预计达1200-1400万澳元,对应利润率10-12%,这要远低于2016下半财年的25%。 2017财年EBIT预计为2200-5600万澳元,去年10月,市场分析师对贝拉米的一致预期非常乐观,预计此项可达8330万澳元。 毛利润率及EBIT盈利下降的影响因素包括: 销量不及预期,公司客户构成发生变化 代工制造差额补足付款 有机原料成本上升 市场营销、人力及宣传上的额外投资 贝拉米预计,2017上半财年税后利润将占营业额的6-9%,下半财年降到4-6%。另外,由于供应链条结构重组,将产生涉及库存减损、外汇损失等的减值拔备。截至去年底,公司现金额为100万澳元,目前使用一项银行贷款来支持运营资金需求。管理层称将采取多种举措以减少成本支出,支持供应链优化。 总裁离职
管理团队审查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在职十年之久的劳拉麦克白(Laura McBain)将不再担任公司CEO,由首席运营官安德鲁科汉(Andrew Cohen)暂代其职。公告提到,科汉有零售、快消品、私募投资方面经验,是Bain& Co合伙人,曾参与多起著名的企业“扭转”计划。 贝拉米董事会同时也将重新评估管理层能力配置,确保可带领公司走好下个发展阶段。公司首席财务官进行撤换,并设首席企业发展与法务官,协助公司度过转型期,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 贝拉米2015年时股价曾一飞冲天上涨900%,最高涨到16.5澳元,复牌前价格为6.68澳元。12月份突然曝出盈利预警,并付出多位高管提前抛售股票的内幕,导致股东信心崩溃。 展望前景,贝拉米表示,董事会和管理层将专注于重树客户、供应方和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公司正积极调整供应链条与关键客户渠道,希望实现在本土市场、东南亚及重要的中国市场的可持续、显著增长。” 投资者情绪难平
贝拉米再跌两成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上月盈利预警发布不久,即有约三家维权律所示意将代表股东发起集体诉讼。在今日的公告中,贝拉米对此做出回应,称目前并未收到遭到集体诉讼的通传,如有会及时告知。 市场投资者对贝拉米的解释是否买账?忧惧心理恐怕一时仍难缓解。周三,贝拉米澳交所股票以42%的巨大跌幅低开,接近尾盘,收窄到20%,报于5.35澳元,成交量1035万股。 上周市场传出消息,贝拉米面临控制权争夺战,由塔州企业家Cameron带领的反对派股东群体正尝试洗牌现有董事会,公司最大股东新加坡黑王子私募基金也要求召开特别会议撤除四位独董,另行任命。 本周一贝拉米另一关键投资人——持股2%的Cureton将支持弹劾董事会,近五周来他一直坐壁上观,但据称目前表态将支持大股东 Cameron女士,连同另外占有35%权益的股东向董事会发难。 贝拉米事件将如何演化,本网将持续跟踪,敬请关注。 近半年国际乳市呈现清晰回暖信号。上月,恒天然公告运营进展曾提到中国婴儿配方奶粉需求的强劲形势。恒天然指出,中国乳制品进口强力反弹,继前月下跌后,10月上涨15%,主要由婴儿配方奶粉进口跳涨31%驱动。 截至10月的年度,中国乳制品进口增长26%,液态奶及新鲜乳品、婴儿配方奶粉、乳清粉和全脂奶粉需求均上涨。


同类资讯


留言/评论